您的位置: 延吉信息网 > 时尚

阴阳天师 第191章 陷入困局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6:39

阴阳天师 第191章 陷入困局

陶夏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现象,尖叫一声晕了过去,高源亦是惊恐,他本能的拔枪开枪了,子弹擦着气流打了几个人,可是,子弹贯穿了他们身体,镶在破旧的房子墙壁,溅起些许尘土,那些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有鲜血,没有因枪惨叫。

见到这一幕,刘教授瞪大了双眼,该死!那是什么?这怎么可能?他惊恐地踉踉跄跄后退,捂住了双眼,根本不敢看,他身躯都在发抖,没有吓晕已经很庆幸了。

我与令狐星对视了一眼。我走到老婆婆面前,恭敬的施礼说“我们只是借道过路的人,对这里没有丝毫破坏之意,一晚,我们只逗留一晚,而且绝对不会进任何一个房子。”

老婆婆深深看了我一眼,慢慢退后,然后消失不见,紧跟着,所有人都不见了。

我松了口气,看来这鬼还是讲道理的。我抬头看去,高源低着头,举着枪,身躯恐惧的发抖,我前拿下他手的枪,他吓得坐在地,大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是我啊。”我蹲下身子,按下他张牙舞爪的手,对他微微一笑,示意没事了。他连忙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除了自己这些人,哪有什么身影。

我把枪塞到他手里,拍了拍他肩膀,说“深呼吸,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气息。”

令狐星走到刘教授身旁,不知道说了什么,刘教授镇静了一些,他们又扶起了晕倒的陶夏,也这时,老六等人从各个方向跑了过来,忙问怎么回事。原来他们听到了高源的大喊大叫,以为出了什么事,便放弃了寻找那人飞快赶回。

“没什么事。”见高源依旧处于恐惧,我只好代替他开口,我有些同情的看着他,训练、杀人、战场或许高源很厉害,但是对付超自然的鬼怪都难说了,因为人本能的对鬼怪有些天生惧意。

看着高源、陶夏的情况,他们当然不会蠢到认为没事,只是见我们的样子,也不好多问。

血玫瑰问“接下来怎么办?”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对,这里太诡异了,先不说在外面能看到这里的亮光,来了却看不到,再者我们的情况让他们内心生出一丝丝不安。

大家都以为不过是盗墓罢了,凭着这些人的能力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是,他们错了,他们想不到还没有到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事。

刀疤见所有人不开口,建议说“我们现在只能进一家房间休息,然后分出三个人去寻找那人的踪迹。”

“不行!”我断然拒绝,刚刚答应了那位鬼婆婆,若是现在进去,岂不是找死。

老六说“那我们离开,反正我们有路线图,不需要那人我们一样能找到地方。”

刘教授摇头“我们怎么可能将人命放在这种地方。”

血玫瑰面无表情“这不行,那也不行,我看大家散伙算了。”

刀疤冷冷看了我半晌,说“现在我走进这户人家,今天晚我们住在这里了。”说着转身走了进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动。

刘教授与高源虽然恐惧,却听见了我说的话,他们亲眼见过了,怎么敢进去,令狐星自然明白,也不会进去,而老六与血玫瑰见我们没动,也没进去。

忽然,在刀疤踏进门槛那一刻,周围起了阵阵阴风,让人不寒而栗。

我长长叹了口气,说“契约已破,没办法了,我们也进去吧。”

“你刚说不能进去的?”血玫瑰皱眉,为我刚刚的话生气。

我没理她,走了进去。当刀疤进去那一刻,我与老婆婆说过的话已经作废,眼下能看着刀疤死吗?不能,而且更不能遭受所有鬼的围攻,令狐星与我倒是不怕这些鬼,可是他们不同了,若是刘教授死了,我哪有脸回去见白景。

令狐星自然跟随。

刘教授见此只有跟。其他人也只好走进。

正在检查房间有没有危险的刀疤,见到我们走进,不由嗤笑起来“哼,还是进来了……谁?”他刚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抓了一下,他猛的扭头,却没有人。忽然,不知怎的,他手里的枪不见了,再看去,一个房间门口站在一个孩子,手里举着枪,枪口指着他,刀疤顿时头皮发麻。

砰!

枪响了。那男孩冷漠的开枪,子弹打穿了刀疤的左臂。

我们所有人都看到,男孩的神色变了,那是愕然,是兴奋,是嗜血。

令狐星无奈,身形一闪,探手抓住强忍着痛一声不吭的刀疤,然后急退。与此同时,我从包里拿出了黑色小旗,双手飞快捏印诀,黑色小旗自我手里消失,周围升起一层光幕,护住了这片天地。

“先帮他止血。”令狐星退到封印内,将刀疤推到高源一边。

这时他令狐星才注意,所有人脸色变了

阴阳天师  第191章 陷入困局

“鬼,真的是鬼!”血玫瑰瞪大了双眼,她是亡命之徒,她不知道杀过多少人,她手沾的血不知有多少,可她从来没见过鬼,但是现在……想想若是以前杀过的人化为厉鬼,来找她索命,她身体不由抖了一下。

老六呆了一下,叹息说“知道会这样。”知道怪尸一事,他又是盗墓多年,一些离的事他还是遇到过的,自然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他想不到,路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

刀疤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刘教授恍然想起了老警察临走时说过的一句话遇事可以让背背包的余晖总揽大局。

当时他没有在意,可是此刻,他有些明白了。他一咬牙,急忙走了过来,对我说“还请前辈高人带我们出去。”

“呃?”我一愣,这什么鬼情况?我可不是高人。

其他人亦是不解。

刘教授说“恕我们一直以来对您的无理,但是现在能救我们的只有您,请您一定要救我们。”

令狐星笑笑“他把一切都赌在你身了。”

“……”我崩溃,你是干嘛的。

血玫瑰冷酷说“有办法快说。”

我深吸了口气,说“好,你们听着,刚刚我与一个鬼说过一句话,我说我们不会进任何一个房子,他们才退去,所以,这个村子并非十恶不赦的**,我想他们或许是遭受了瘟疫,或什么灾难这里才会变成无人村……”

“说重点。”血玫瑰不满的打断,废什么话啊。

我瞥了她一眼,说“周围我布下了封印,只要你们不出去,不会有事,你们留在这里,我去村子里转转,找到那人便罢,找不到等天一亮,我们马离开。”

高源脸色发白“你确定这样那些鬼进不来?”

“我保证。”我扭头看令狐星。

令狐星耸了耸肩“我留下照顾他们,不过,你一个人去?”

我扫了他们一眼,他们目光躲闪,根本不敢看我,我摊开了手,做无奈状“还是我自己去吧,但是去之前,先解决那个小鬼,枪在鬼手里让人很不放心。”说着我眼神一冷,身子跟着闪了出去,我毫无阻碍的出了封印,出现在小鬼身前,探手而出,速度快的难以置信,下一刻,枪已经落入我手里。

“哇哇!”

小鬼见手里的枪不见,大哭起来。

“嗯?”我刚把枪装进包里,忽然心念一动,微微抬起头,只见那小鬼身边站着一个老婆婆,是与我说话的那个老婆婆,正脸色铁青的看着我。

我眯起了双眼。

“不守信用……”老婆婆周身鬼气升腾。

昭通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昭通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昭通治疗宫颈炎方法
昭通治疗宫颈炎费用
昭通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