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吉信息网 > 时尚

兵道至圣 第七十四章 小马咴咴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1:38

兵道至圣 第七十四章 小马咴咴

人族仅仅偏居一偶便内乱不休,更别提拥有辽阔土地的妖蛮,许多人族在听到妖族内斗的时候,心中难免幸灾乐祸,死一个妖族是一个妖族。

只不过朱成等人无法接受一代妖候就死在这里,现在人与妖蛮并没有爆发全面战争,妖候在妖族之中显然是中间力量,在这种胶着的情况下就要靠中坚力量的争斗,如今死了一个妖候,妖族便弱了一分,这在人族之中可以说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竟然真的是一头妖候!”观察许久后的朱成忍不住发出一惊叹,同时不断在马尸旁打量着。

“这马尸你打算怎么处理?”

最终朱成一脸期待的看向白羽。

妖族身上一直携带着宝贵的材料,比如马皮可制成高等战甲,马骨可炼制兵器,马肉食用后可以增加战气等等,人族不可能轻易放弃这头妖候的尸体。

“将它的头葬了吧,身体就交给你们了,另外马血可以话酿成血酒送给我。”白羽为它留下头颅安葬可以说仁至义尽了,要落在其他人族手里的话,恐怕一只马毛都不会放过。

朱成大喜道:“这当然没问题,不过你怀中抱的那匹马驹,是妖族?”

白羽点了点头。

“妖族狡诈,当心养虎为患,一旦发现不对,要立即处死。”朱成郑重的向白羽说道。

“我知道了。”白羽看着怀中的马驹,心中感慨。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收留一只妖族。

朱成则是将目光继续放在妖候的尸体上,而后向白羽的道:“好了,这里就交给我们来处理,我见你脸色不好,我先派一队人送你回军营休息吧。”

白羽点了点头,他在极断的时间内连续两次利用外力提升自己的战斗力,这已经犯了晋级,恐怕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彻底的恢复。

随后,白羽便,着一小队驻军来到了太行关城墙下的驻地,还未等白羽休息,他便看到怀中的马驹睁开了眼睛,口中发出“咴咴”声。

白羽不由将视线放到小马驹的身上,这个时候它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正天真的望着自己,这是新生婴儿才能够拥有的目光,加上微微发卷的毛发,可爱极了。

“咴咴!”小马伸着脖子去啃白羽的脸,并不用力,让他有种痒痒的感觉,白羽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小马口中那十多颗幼牙,以及那软软的小舌头。

白羽看着这出这如同普通幼马的小马驹对自己颇为依恋,心情也慢慢变得舒畅起来。

“你这么喜欢叫‘咴咴’,那以后就叫你咴咴吧。”白羽将小黑马放在地上。

幼马刚出生的时候便要学习站立,一直将它抱着并没有好处。

咴咴躺在地上,见白羽还站在那里,有些焦急,开始尝试站立,但一般幼马需要摔个许多次才能站起来,白羽索性也不去休息了,便看着咴咴一点点的尝试尝试站立。

不过咴咴很聪明,尝试了两次第三次便站了起来,不过他后面的腿呈现着八字,可以防止自己摔倒。

但这种八字也就维持了两息,咴咴便能够正常站立,随后四蹄并用慢走,几息后便开始小跑。

“咴咴好聪明。”白羽忍不住称赞一句,一般马刚出生便能站起来,但是绝对达不到咴咴这么快。

咴咴仿佛听懂了白羽的话,打了两个响鼻,随后在白羽惊讶的目光之下,身子竟然人立而起,用两只后蹄一路小跑到白羽面前,前蹄搭在白羽腰间,用口叼着白羽的衣服,想要扯下来。

“你要衣服?”白羽扯着自己穿在战甲外面的衣服问道。

“咴咴。”咴咴很有灵性的点了点头。

白羽不清楚咴咴想要做什么,但是却依旧从百宝囊中拿出了一件衣服,却被咴咴直接叼了过去。

战元大陆的衣服是右衽深衣,类似古装,不过于正装相比,这种衣服穿起来更加简单。

而接下来白羽只见咴咴不断撕扯着衣服,最终竟然将整件衣服披在了身上,人立着而起,兴高采烈的旋转观察身上的这一件衣服。

“这……未免也太妖孽一些了。”白羽看着一匹马驹穿上衣服后一副臭美的样子,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很快他也就清楚,咴咴刚刚出生,什么都不懂,来自妖族的智慧却让它的模仿性变得极强,故而才有了学白羽双腿行走以及穿衣,在加上自身本就有极高的天赋,这些事情对他来说都没有多少难处。

只不过白羽的衣服太大,咴咴穿了一般另一半拖在地上,几个旋转下来却是不小心踩到了衣角,一个重心不稳就摔在了地上。

“咴咴。”咴咴在地上紧跟着扑腾了几下,想要重新站起,最终却被肥大的衣服将它卷成粽子。

“咴咴!”咴咴最终只能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羽,希望白羽能够帮它。

白羽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由莞尔,咴咴虽身为妖族却没有妖族习性,与自己呆在一起反而多了一份人气。

“不要乱动,我帮你解开

兵道至圣  第七十四章 小马咴咴

。”白羽蹲下身子为咴咴解开,咴咴继续人立而起,前蹄搭在白羽的身上,轻啃白羽的脸,十分依恋。

白羽想要将地上的衣服收起来,却引起咴咴的不满,只见其麻利的将衣服再次套在身上,翻开嘴唇呲着一口小牙小心的走了起来,这一次终于没有踩到衣角。

“咴咴。”咴咴得意的向白羽叫着,示意自己已经会穿衣服了。

白羽见咴咴慢慢适应了衣服,索性就由它穿着,他也想知道一头跟着人长大的妖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最终变得人不人,妖不妖,最终妖称它人妖还是妖人?

“我家咴咴这么可爱,怎么能用那种恶心的称呼。”白羽心中暗暗想到。

同时他也发现刚出生的咴咴精力特别旺盛,甚至在军营中瞎折腾起来,在军中马匹十分珍贵,营地中的士兵不敢轻易招惹这匹小马驹,反而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白羽则是坐在眺望楼上注视着咴咴,见它聪慧不会随意乱走之后,索性任由它在军中玩耍,自己闭目观想阴阳鱼图,借此来恢复体内的战气。

这一座,便直接坐到了傍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咴咴就坐在一边,学着白羽的样子修炼,甚至马腿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角度盘坐起来,学的有模有样,只不过它闭了一会儿眼睛就会偷偷的睁开眼睛看着白羽,样子可爱极了。

等他看到白羽醒来后,确实直接蹦起,用脑袋不断蹭着白羽。

白羽抚摸着咴咴,发现它的毛发上粘着小米粒,才想起道:“我倒是忘记给你弄东西吃了。”

“咴咴。”咴咴眨着黑黑的大眼睛,不断的蹭着白羽,仿佛是在撒娇。

但就在这时,白羽却听到营地中传来一声怒吼:“是哪个混蛋竟然给军粮偷了!”

白羽看着缩着脑袋往白羽怀里钻的咴咴,恍然大悟。

北京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山东男科
宿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联系电话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需要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