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吉信息网 > 育儿

邪凰落羽 第44章: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3:16

邪凰落羽 第44章:何去何从

一夜无话……

初升的朝阳仿佛唤醒了这个萧条破败的小城,纵然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风霜和倦容,来来往往的客商和行人还是疾步迈出了自家的门槛,然后化成了这青石板街上一点微不足道的涟漪。

和往常的川流不息相比,这里无疑再不复从前的时光。

沈落羽在二楼的窗沿前安座,桌上的早餐冒着腾腾的热气,晃得他的面容都有些看不真切。

他出神的打量着下方不再是熙熙攘攘的行人,心中有些难以接受,短短十数日的变故,竟然能让这小镇的生机消散大半……

上位者……

他们的每一个细小的决策和动荡,对下层的人和事来说,可能就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沈落羽突然有些理解燕欺霜了,为何一直要离开这里,为何一直要做那高不可攀的“人上人”!

野心也好,命运也罢,大小姐是不想接受的,她想逃离这樊笼!

而今,轮到自己选择了……

身后传来了莲步轻移的声音,那是一双秀足踩在发霉木楼板上发出的细小的“吱呀”声,沈落羽身后,瑾儿已经俏生生的立在那里了。

“梳洗妥当了,丫头?吃吧,待一会儿,早饭就要凉了……”沈落羽回了一句,邀瑾儿一同坐下,用起了早餐。

“落羽哥……今后我们怎么办……”瑾儿问道。

“丫头想去哪儿?或者,就呆在这里?”沈落羽好奇的问道,一直以来,这小丫头都跟在自己后面亦步亦趋,如今,落羽想听听她自己的想法。

“我……我也不知道……燕家没了……家主死了……小姐也失踪了……落羽哥,我现在就想再见小姐一面,问问她当时为什么那么做……然后,如果可能的话,想去森林中看看灵儿……可以吗?”瑾儿咬着嘴唇,带着点期许问道。

沈落羽不知道怎么回答,瑾儿的愿望说出来很简单,做起来简直难如登天。先说燕欺霜,虽然沈落羽不知道孙管家最后的一下传送将燕欺霜送去了哪里,但是八九不离十就应该是在隼族其他的据点或者直接就是在蚩吻族!

听过了燕欺霜的身世,沈落羽知道,她今后在蚩吻族的身份绝对高得吓人!

他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子,该如何见到一个龙之九子的族公主?

至于另一个……落羽现在也就只能听听。

不走生途道进入寂静森林,然后还要找到金环灵攫蜂一族的王者?

这似乎听起来比之前那个愿望更难实现……

看到落羽为难的表情,善解人意的瑾儿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异想天开,连忙说道:“我……我都是乱说的,我就跟着落羽哥就好

邪凰落羽  第44章:何去何从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对不起……”

丫头的声音越来越低,沈落羽心中却也不是滋味,沉吟了半晌,沈落羽坚定的对丫头说道:“丫头,我答应你!无论是再见到小姐也好,还是去见灵儿也好,我都会带你去!我说到做到!”

“嗯……”

而且……我的身世也要弄清楚!

“一会儿陪我去看看奶奶吧……毕竟要走了……”沈落羽轻声说道。

“嗯。”

荒丘野坟,遍地枯草话凄凉……

“奶奶……我今天要走了,离开这个镇子……以后,我可能很难回来看您了……”

沈落羽和瑾儿站在残破的墓前,伫立良久。

“奶奶……你说我该去哪里呢……”沈落羽攥着奶奶传给自己的青佩,出神的言语道,“还是说,您想让我平平静静的活着……或者探寻我过往的所谓真相?”

奶奶不是一般人……

沈落羽二人几番摸爬滚打,身上衣服都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天崩地陷,跌落深坑,浑身冻结……

然而,这看似质地粗糙、几近毫无价值的青佩,竟然毫发未损?

沈落羽发现了这个细节,才断定这东西肯定有一番来历……

这东西……是奶奶留下的……还是自己不知名的父母留下的?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自己为何和奶奶相依为命。

奶奶是修士,否则也无法进入寂静森林,无法换取资源利用锻体药方给自己打好修炼基础。

自己为何是红瞳红发,疑似凤族,却又大相径庭?

这些事情,奶奶,你到底是想让我逃离,还是面对……

转身,踏步,离去……

“走吧,丫头……我们该启程了。”

“落羽哥,我们往哪个方向走呢……是进南离国国境,还是……过生途道,去商业公国?”瑾儿犹疑的问道。

“走生途道,去商业公国,在那里先行落脚!”沈落羽丝毫没有犹豫,不知为何,对于进入南离国过境,现在的他从心底有种抗拒。

“哦,也好……说不定能够碰见小姐或者她的族人呢……”虽然这几率微乎其微,瑾儿还是笑着说道,仿佛有种期望,只要抱定了就会实现一般。

生途道口,沈落羽见到了一对刚刚穿出来的商队!

“喂,少年人!可否耽误你们一会儿时间?”商队队长是一个年逾花甲,满头白发的老人,看起来红光满面,极为和善。

“长者有礼了,您说。”沈落羽拱手行了一礼。

“好个有礼的少年,这偏僻的小镇竟也能出这般知礼数的佳公子,却是不易。”老者心中暗思,嘴上却问道:“少年公子,老朽想请问二位,此去前方,是否便是天门镇,镇上可有能容纳我等商队之地。”

“长者,前方确是天门镇无疑,但是镇上最近新添了些事端,有些萧条了,客栈规模太小,怕是容不下您这所有人的……如果您通关的手续齐全,倒不如从朝天门继续南走,过了第一个军塞之后的城镇,会大上许多。”沈落羽详细的解释道。

“哦?那倒也行,不过,少年公子,老朽想问,我这车队百来号人,穿城过塞,速度不快,那军塞后面的镇子离这里多远,我等能否在日落前赶到?”

“应该可以的……军塞离这里不算远,盘查的时间应该也花费不久,正常人通过军塞到后面的镇子,按脚程算也就半天时间,如今正午都还没到,您的时间应该算是宽裕。”

“那就没问题了……少年公子,老朽这厢多谢了,这张卡,还请您收下,聊表谢意……”那老者从怀中拿出了一张黑色卡片,双手递给了沈落羽。

沈落羽识得那东西,连连推诿。

“长者这是何意?我本无心索要报酬,况且指个路而已,您如此厚报,我当真是无法收受。”

几番推辞,老者也只能将黑卡收进口袋中,想了半晌,老者问道:“少年,不知你二位是准备去哪里,莫不是要过生途道?”

“是……我……兄妹二人想过生途道,往商业公国一行。”

“哦,原来如此……少年,老朽请你收下这个。”这老者之前刚被沈落羽拒绝了一张黑卡,却又拿出了一张白玉卡片,硬是要塞给沈落羽。

见沈落羽一味推脱,老者说道:“少年人,这张玉卡之中并无任何金数,你也无需推辞。商业公国中最近有些大事发生,你拿着这张卡,便算是我宝玉斋的贵宾,一般人却也不会怎么找你的麻烦,而且你们带着的金元银元,如果觉得累赘,也可以找到我商会其他地方的分部,他们自会帮您兑换成相应的金数。”

沈落羽见这老者说的恳切,而且这卡中确实也无任何银钱,这才收入怀中。

而且,这老者已经自报家门,偌大名头。沈落羽如果再不收,可就有点故作姿态不知好歹了。

宝玉斋,大陆三大商会之一,天禄控制的商会!

难怪,这老者提到自己这张玉卡时,口气甚大。

沈落羽突然心头一动,大事?

“敢问长者,这商业公国中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让您如此担心?”

“说起来和咱们这些行商的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是凤族最近和玄武不知为何勾搭到了一起,商议结盟,结果凤族使者在北溟边界的时候突然被九子下属的蚩吻族派人拦截,就在北溟边界,挨着死亡之海的地方大战了一场,听说连族内的俊杰都卷进去了……”

“俊杰?那后来怎么样了?”落羽急声问道,三族俊杰,不就是十三杰那些人吗,武成,鹰月……他们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本就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最后还不是得靠着虚与委蛇,在谈判桌上解决,商业公国全境禁武,这群人又都不同意在敌方境内谈判,最后只能选择我商业公国中,请貔貅一族帮忙见证……”

沈落羽松了口气,看样子,并没有传出什么天骄陨落之类的大,不过……

三族谈判吗……倒也算是个盛世,自己本来就想去商业公国转转,倒不妨趁此机会,看能不能再碰见自己那大哥,武成。

顺道,打听打听小姐的消息,也算是遂了丫头的心愿。

“长者,小子这里真是多谢了,没想到那边竟然有这般大事发生,我这冒冒失失的过去,说不定还真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今日倒是仰仗您教诲了。”沈落羽躬身一礼。

“呵呵,好说,好说,少年公子,我等需抓紧前程,不和你多聊了。咱们有缘再会!”这老丈极为洒脱,拜别沈落羽之后,指挥着自己长长的商队,便启程行去。

“走吧,丫头,我们就去这商业公国转转,顺道,也探听探听小姐的消息!”

“好,落羽哥!”

阳光洒进了密林中唯一开阔的路,沈落羽带着瑾儿,再次走进了寂静森林。

这次不需逃亡,不用担心森林中那些东西狩猎袭杀自己。

担心的,只有前路。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四川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四川治疗阴道炎方法
四川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