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吉信息网 > 娱乐

长安有劫 第一百一十一章 竹公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1:27

长安有劫 第一百一十一章 竹公子

我双手叉腰,身子后仰,头部朝天,眼泪还是没能完美的收回去啊!

笑了半晌,也没等到小乱子接话,我笑的都有些渴了。

“这个帕子你收着吧,我还有很多。”燕云乱语气很平静,平静的让我心中一痛,瞬间便安静了,我把头挪到正常位置,目光沿着燕云乱前行的方向延伸。

那方白色手帕还是被我默默塞进了怀里,快走两步跟上了燕云乱步伐,富贵在我身后左边蹦跶两下,又右边跳跳,终于是无法打破这短暂的尴尬的寂静。

之所以说这寂静很短暂,实在是身后那树叶乱飞、树枝乱晃的声音太明显了啊!

刚出城门不久,就有人派人来了吗?可是这轻功、这跟踪水平,未免太看低我和小乱子的实力了吧?

燕云乱风度翩翩的停下脚步,面上含了三分笑,单手背后,就那么等着身后之人。

我依靠在身边树上,一手轻抚富贵耳后绒毛,一边偶尔朝那边瞥上两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绣着翠竹的湖蓝色轻纱袍子,纤细曼妙的身姿,白的毫无血色的皮肤和艳红如血的轻薄的唇!

我浑身一个机灵,这一群人没一个蒙面的,这奇葩也不像见面就能打起来的人、更不像打起来能打的过别人的人啊!这是什么情况?

“竟然是四士堂的竹君子,”燕云乱打量两眼那人,一脸的风平浪静,“果然是--”

“见面不如闻名啊!”燕云乱那里还没感慨出来,我就一个性急插了嘴,传闻中四士堂梅兰竹菊四君子,其中菊花我早就有了还算深刻的了解了,那货虽然让我有些跌眼镜,但总之还算是武功高强、仪表堂堂,也不跌其传闻中的威名了。

但是这位--传闻中不是个柔柔弱弱、弱不禁风,看上去如一阵清风抚脸颊般遗世独立的人儿吗?我也不是没收到过这位的资料啊!只记得从老头儿那里当初看到的资料里写着这位最是神秘的,闻名的是他一张画着青竹的木质面具。

这一见面幻想中的神机妙算竹君子一下子成了红唇丽男……我扶额,我叹气,我跺跺脚,扭过头对着燕云乱,“你确定这位是传闻中的竹君子?”

“宋长安,”不温不火的语速,这声音如同清凉的溪水淌过山石之上,他狭长的凤眸直视着我,“果然见面不如闻名。”

我上前两步,诧异的指着他,“这唇,纯天然的?”

竹君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这一笑真是黯淡了漫天日月,璀璨了此方天地啊!“明眸皓齿,唇红齿白,实乃上天所赐。而此次前来,为了对燕公子表示诚意,乃以真容视之。”

我瑟瑟收回了指出去的手,又挑眉看了他一眼,蜗牛般平行向后移动。

“相信燕公子也知道我此次前来所为何事。”竹君子手中捧出一方木盒,看起来古朴大气,“这是一角归元密藏图,只换一粒解药。”

我眉毛刚要挑起,就生生压制住了,微低下头,唐四皇子中毒事情的内幕,他也知道了?如若他不了解的话,那鬼府势力刺杀四皇子,他却找上了我和燕云乱,他了解了多少?

“解药这里多的是,只是不知竹公子想要哪一种?”

我决定还是退后,默默的看着情节发展,现在虽说我的情报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对他们这些人的监控还是差了太多了,以至于他们现在打什么哑谜,我还得靠智商、用猜的。

“我是四士门之人,自然为了四皇子之事而来。”竹公子抑扬顿挫,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就这平淡的叙事性的话,竟让他说出了韵味来,实在是让我怀疑,这位闲暇时是不是还做“戏子”的兼职。

“现在四士门可不是一个堂主就能代表的了,就能说了算的。”小乱子一副我知道内幕,你不要在我面前装13了的酷酷样子,让我这一脑袋浆糊的人心生戚戚然,“梅娘昨日发布了告示,说你竹公子心在陈国,也是唐四皇子之事幕后主谋之一啊!”

竹公子好气度,波澜不惊,莞尔一笑,这一笑让我有些自惭形秽了,若是同为女人,我绝对是没有这位能惑乱天下啊!即便我这张脸祸国殃民,可是我那一颦一笑哪来丝毫女人的妩媚?

“梅娘这话要是真的,也是抬举了我,若能成为主谋之一,和陈煜那样的公子以平等待之,却是我之荣幸。”竹公子摇摇头,右手轻轻抬到右耳鬓角,将一根杂乱了的发抿到耳后,又侧脸提眉挑目一笑,“可惜了,我却没有那般的本事

,拼死拼活二十余载,只做到了如今畅快于黑暗中的境地。”

“竹公子之才,不在唐四皇子之下啊!”

我听得云里雾里,只怕落下一丝一毫的细节而判断失误,只能聚精会神推敲琢磨。

“燕公子之才,四国无人可比。”竹公子这话说的恭敬,甚至略一弯腰,向着燕云乱抱拳作揖,“只是可惜了燕公子志不在四国。这一礼,阿竹是为他日相见为敌之时,燕公子不杀之恩。”

燕云乱看着竹公子的目光一亮,唇瓣轻启,绽开一笑,“你也是身不由己。既如此,那你告知我你如何得知那解药在我这里,我便把药给你。”

“唐太子密室之内解药消失,能做的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又有动机做此事的势力,在我看来只有陈煜和燕公子了。陈煜此人阴险毒辣,此番事端只为让我唐国储君之争彻底爆发,解药若不在太子之处,他日四皇子醒来,还能为太子找到借口,”竹君子说的条理清晰,我也明白了事情始终,“反之亦然。”

也就是说这粒解药直接决定了日后唐国四皇子对待太子的态度,即便是犹豫不决,也会让两人心生间隙。而燕云乱及时的把解药偷走,那至少为太子没有立刻救下四皇子找了一个借口,就是这样一个理由,至少也能让这储君之争稍作缓和。

陈煜在极力的推进着四国的动荡和内乱,在为战争准备着。而燕云乱却在控制着这动荡开始的频率,在让各国为战争做着准备。

济南哮喘病医院需多费用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电话预约
济南哮喘病医院是正规吗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预约电话
济南哮喘病医院收费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