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吉信息网 > 星座

刘晓坤首次回应嗳呵被购案

发布时间:2019-11-22 00:02:58

 >  刘晓坤首次回应嗳呵被购案 2013-01-25 12:44:00  

从收购金额6.5亿元到接近8亿元,从嗳呵全部团队撤离到母婴事业部被保留,一时间,关于强生收购嗳呵的小道消息此起彼伏。关于渠道取舍,代理商的善后,员工遣散,品牌走向,等等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备受关注。而这期间,原嗳呵高层和强生方面均未给出任何回应。

2013年1月23日下午,按照约定时间,记者拨通了原上海嗳呵母婴用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晓坤的电话,三次中断之后,第四次,刘晓坤接通了电话,为我们揭开了一系列谜团。

为何会卖?——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在生存和大义之间取舍时,更多的人选择前者。看完电影《1942》,大多数人更能理解一个问题,卖孩子和卖老婆除了屈辱和不得已,还有对生活转变的希望。

2006年,嗳呵品牌还只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2012年,年回款超过4个亿的规模让嗳呵超越了不少护肤品牌,尤其在母婴店渠道和KA渠道嗳呵更是风生水起。据介绍,嗳呵KA卖场可控网点达到2000家,母婴店达到5000家,令外资品牌都不敢小觑。

短短六年间,崛起有目共睹,然而,随着嗳呵的发展,刘晓坤感觉到身上的重担也越来越大。婴幼用品不同于成人护理用品,由于受众是新妈妈和婴幼儿,对产品安全性要求万无一失,要做到这一点,唯有将品牌建立在一个拥有雄厚资金背景和强大研发团队的国际化平台之上,“将嗳呵打造成美誉度第一的专业母婴护理品牌”。这,也是是嗳呵品牌创立之初,刘晓坤及其团队的最温暖的愿景。

彼时,经过几轮的融资,嗳呵已经成为一个基金控股的公司。“对基金来说,肯定是要退出的,要么上市,要么股权出售,这个原因决定了我们要找一个好的公司把嗳呵发展下去。”

选择强生是比较理性的,毕竟强生是拥有100多年历史的专业婴儿护理的国际公司。“我们不希望辛苦创立的品牌消失,所以选择的买主是强生。对强生而言,它也需要一个中高端的天然产品来补充自己的产品体系,完善强生婴儿产品组合。”刘晓坤如此解释收购达成的缘由。

但被卖掉的嗳呵,命运又掌握在谁的手里?

嗳呵的命运——不会被雪藏

“强生方面承诺,品牌不会被雪藏。否则,强生没必要保留我们母婴事业部约80人,以及原嗳呵KA事业部800多名BA。”刘晓坤十分肯定地告诉CBO记者。因为要去运作成人护肤品牌亚缇克兰,意味着刘晓坤不再需要母婴团队,而强生方面也乐于完全接收母婴事业部管理层。

这意味着,嗳呵在母婴店和KA卖场肯定还会继续存在。从买主一方看,母婴店渠道相比KA渠道更高端一些,嗳呵的加入对强生是一个很大的补充,而保留800名KA渠道BA,也意味着强生看好嗳呵在这一渠道的潜力。

记者又听闻:“强生收购嗳呵,只收购了一个品牌,嗳呵工厂和生产研发团队全部撤离。”对此,刘晓坤回应称:“生产技术和配方也已经转让,并且与强生签署了一年的过渡期服务协议,确保顺利过渡。”

大宝的前车之鉴让人对嗳呵的命运开始了种种猜测。对嗳呵的未来,刘晓坤显得比较乐观。他认为,强生进驻中国25年了,不会花一笔巨资只为消灭掉一个竞争对手。“我们也看到收购之后的大宝整体业绩和推广都做得不错。把嗳呵交给强生,我们希望它会做更好,而非如行业里诟病的收购后被雪藏起来。”

此外,有人猜测嗳呵将从终端品牌阵营中退出,刘晓坤回应:“嗳呵是终端品牌,在渠道之间有着明显的系列区隔,比如在母婴店是原生系列,在KA渠道是天然系列,而在日化店则是儿童功夫熊猫系列。假如嗳呵能做成流通品牌的话,我相信那个时候的嗳呵应该已经非常庞大了。”

这样善后行不行?

原嗳呵团队共计2000名员工,在人员善后上,刘晓坤采取的是买断工龄的方式。无论是留在强生的900人,还是刘晓坤带走的核心业务层400人抑或其余的部分KA和母婴店BA约700人,公司一律给予买断。 刘晓坤表示:“不能说大家一起这么多年,钱都让股东赚到了,公司要对员工有个交代,我要对得起跟我一起打拼的团队。”收购后,原嗳呵公司上下2000人无一不愿签约。

至于代理商的一系列后续问题,刘晓坤称,早在2012年最后一个季度,原嗳呵公司已经发出《季节性产品退货函》,并不硬性要求打款。2012年12月1日,原嗳呵公司正式发出《关于经销商不健康库存退货告知函》,代理商应该都已经收到两份函件。而此前CBO记者从北方区域某省级代理商处求证此消息,该代理商确实称第四季度起嗳呵就已经不再要求打款了。

刘晓坤还告诉CBO记者,期间有代理商打款300万元,因为没有发货,款项全部退回。刘晓坤还承诺,假如还有代理商表示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可以来找本人及其团队。

至于专营店渠道是否还会存在,刘晓坤表示:“我不太清楚,KA渠道和母婴店渠道是我们的主流渠道,二者业绩一直是平分秋色。而嗳呵日化店渠道一直做的很一般,”CBO记者追问专营店渠道能否占到10%的份额,刘晓坤称占比很小,不便透露。

至于强生方面透露的态度,刘晓坤称:“可能日化店渠道也是跨国公司的一个短板吧,我们会建议强生方面选择原有的代理商继续合作”,假如强生不再选择原有代理商合作,刘晓坤也只能表示“非常抱歉”, 此外,刘晓坤也表示,如果代理商愿意继续合作的话,愿以新品牌亚缇克兰来作为回馈。

 

新闻再追问:

刘晓坤一亿元怎么花?

嗳呵能做好,亚缇克兰就能做好?

在为嗳呵找到一个好东家,兑现自己对公司的承诺并成功收获“第一桶金”之后,刘晓坤表示会继续在日化行业“混饭吃”。据了解,此次强生收购嗳呵,刘晓坤个人成功套现1亿元人民币,而他即将运作的品牌也成为焦点。“目前准备投入运作的品牌,包括丹麦合资的天然有机品牌亚缇克兰,和新西兰唇部护理品牌小蜜坊(与原金蔻面膜职业经理人朱向兵合作)。”

“我们除了会代理亚缇克兰的进口产品以外,我们还会在中国合资生产中国人能消费得起的产品,所以从技术研发、品牌定位、团队、资金,都比六年前强大很多,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虽然国内的竞争环境早已与六年前大相径庭,但刘晓坤对其运作成人护肤品非常乐观。

“新品会在2013年3-4月份面世,首先进驻屈臣氏系统,然后进KA渠道,专营店渠道也会作为第二步会考虑的渠道。”因为有机护肤品的接受人群主要在一二线城市,所以在渠道规划方面,亚缇克兰首选屈臣氏和KA卖场。刘晓坤还透露,亚缇克兰价位比相宜本草略高,KA渠道单品定价在80元-120元,屈臣氏渠道定价在100元-150元。

至于宣传方面,虽然国家现在暂停关于有机护肤品的认证申报,但有机护肤在欧美市场的强劲趋势势不可挡,对于人体身心有益的有机护肤品,国家的初衷是不会限制其发展的。刘晓坤称:“我们本身就是丹麦的有机品牌,也获得了欧盟的有机生态认证,国家暂时不允许宣传,我们肯定会遵照国家的要求去执行,但我们的产品品质给消费者提供的是天然安全环保的绿色产品。”

据介绍,刘晓坤保留了原嗳呵核心业务层400余人,目前拥有1.2万平方米的工厂以及和丹麦方面10余人的研发团队。“第一次创业时,大家对你的印象可能只是一个是相对优秀的职业经理人,但会怀疑你的创业能力。嗳呵当初刚创业的时候,我们缺少的最多的是资金和人才。虽然我们现在的创业环境比以前更加激烈,但实际上我们的起点比以前高很多,我们在KA渠道核心业务团队全部保留,在经历六年的磨练之后,整个团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是很强的。”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常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里比好
泉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安徽省针灸医院预约挂号
象山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